东方式思维的“一带一路”,会是中东难题的一条新路吗?

2019-05-17 15:03:18 来源: 昭通信息港

因种种历史原因,以及近代以来西方外来势力的干预,中东部分问题长期复杂难解,一些地区始终处于战乱和贫困状态,甚至成为极端主义滋生的温床。 同时,作为“一带一路”无法绕过的一个地区,也作为中国在“走出去”过程中所必须面对的一个外部环境,今天的中东,对于中国人来说似乎不再那么遥远。 今年1月,联合国亚洲和平和解委员会秘书长、泰国外交部原副部长蔻博萨克先生接受中国天空宽频电视台董事长陈建成先生的专访,他谈到,不同于西方“线性思维”和“文明冲突论”的对抗式思路,“一带一路”所包含的东方式思维,技术的发展,以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否会成为中东人民的一份新的参考答案? 观察者网经授权整理访谈实录,供读者参考: 陈建美国可再生能源使用量将首次超过煤炭产量成:我听了您刚才在论坛上的演讲,关于中东和平的主题,非常精彩。在我们的国家,中国人想到中东时,印象可能是恐怖主义,而且在中国大多数人的印象中,这也许就是为了控制石油,除了中东地区的国家,还有许多域外大国势力渴望掌控,然后控制权从一个国家转换到另一个国家。 现在我们从媒体上看到,美国似乎退出了中东。在您看来,谁会是下一个中东和平的调解者? 蔻博萨克:调解者必须是一个超级大国,必须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才能有能力和影响力尝试带来和平。因为这一地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就是被托管的地区,它当然被一些主要大国势力支配。 但是现在,我们看到其中一些国家不再是主要大国,比如法国、英国,他们拒绝了(责任),甚至现在美国都失去了兴趣,也许因为他们有太多的战争正在进行,也许因为他们需要处理国内经济问题,也许是因为他们对石油的依赖程度降低了,因为他们必须分享石油,他们还有其他非化石能源。俄罗斯过去也对这里感兴趣,但是俄罗斯也有一些经济上的限制。 因此,排除了上述这些国家,我认为我们不得不说,中国,或许现在要承担起这个责任,承担起为中东带来和平的领导责任。因为中国具备所有条件,经济发达;军事力量不断增长,因为当你谈论和平时,有时候必须全副武装,才能够得到应有的尊重;另一点非常重要,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中拥有否决权;中国是在人口方面的国家,而且必然会支持亚洲,我认为这一点也很重要。 我们可以为中东带来新的元素。过去的中东地区一直是受到大国竞争影响的地区,这不是来自东方的影响,而是来自西方的影响,所以中东是受到西方影响的地区。我认为,现在事情正在发生变化,人们正在更多地向东看。实际上中东是东方的一部分,所以东方国家可能现在可以带来更多新的视角。 所以就像今天这个会议的基础是三个主内存价格大战一触即发?猜猜谁才是的受益者题,当然是和平;但是和平不会自我实现,必须有经济发展,人们必须吃饭,必须有工作,必须满足安全需求,保障他们家人的生存;但经济发展本身仍不是的答案,经济发展必须以某种理想来实现,必须有信仰,什么样的信仰呢?相信正义,相信自由,相信人类平等,相信人人生而平等,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不能只让一部分人越来越富有,而仅由市场经济发展带来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 但是中哈勃广角图!NASA将26万个星系拼接成一张不可思议的照片国现在发展起一种新的理论,社会主义“品智”制胜 哈弗H6 Coupe续写“国民神车”新篇章市场经济,这意味着市场力量当然是好的,但必须与社会目标结合起来,这是一种人道主义的理想,我们发展经济是好的,但必须达到一定的社会目标,腾讯召开全球合作伙伴大会,谋求布局产业互联网使人民满意。这是一个好的系统,使人民感到安全、满意、幸福。这一整套目标的实现,才能变成和平的基础。这是一个循环,和平带来经济发展,带来人民满意,人民满意带来和平,继续经济发展…… 这是一种古老的(东方式)思维,我们看到一种历史周期。过去的西方式思维是线性的,前进到某处,前进到另一处,在遥远的未来设置一些目标。但对我们(东方人)来说,我们相信历史会自我重复,你不能忘记过去,但也不能被过去束缚,过去的事情在未来会重现。问题是周期性出现的,但循环不意味着固定不变,事情并非一成不变的,而是像车轮一样滚动向前,只是不像(西方思维那样)笔直平坦。历史的车轮与所有人一起滚动前进,经济发展,人民,社会,人民心中渴望带来和平的理想。这三点是本次会议已经确定的基本共识。 我认为,中国现在可以在这个进程中有所作为。我们需要一种新方法,一种新答案,我们需要一个关心人民的国家来做一些事情,不为了经济利益,不为了害怕某些事情,也不是因为这个地区离自己的国家很近。相对来说,(中东)离我们很远,离东亚国家很远,我们以前并不是很关心。但现在我们可以为人类,为处于困境中、对未来没有希望的人做一些事情,这是一个好现象。 我要补充一点,刚才我说到的养子亚辛(Yassin),当我们谈论和平、发展、人道主义等等宏大目标时,我们同时应该在脑海中想到某些人真实的面孔,我们到底是在帮助谁?这些人是谁?我们可以举行大型的会议,邀请许多贵宾来讨论,但这种会议实际上有多大的帮助呢? 或许我们可以把这位亚辛带出加沙,把或许来自叙利亚的年轻人们,至少一位、两位、三位、四位……带到这里来训练,让中国给予他们新的生活,新的希望,教他们学中文,未来中文将成为世界语言,教会他们如何管理市场的力量,教会他们如何管理经济发展,教会如何通过教育让人们仍然平等,平等地为每个人提供机会,不拉大贫富差距。这是我认为中国可以带到中东的新愿景。 陈建成:也许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不同地区的文明有不同的思维方式。 您刚才描述了一个关于人类未来的文化构想,东方和西方有两种不同的方向和道路,您刚才谈到的正是东方的路径。 那么关于“一带一路”,您能否给出一些观点,对于“一带一路”沿线的一些比较贫穷的小国,对于他们未来会有怎样的机会?对于中国政府来说,我们应该关注哪些事情?采取哪些行动?您能给出一些建议吗? 蔻博萨克:长租公寓的困与解我认为这是一项新的举措,一个新的愿景,世界现在需要对未来的愿景。很多人关注未来,未来会发生什么?很不确定,这导致了很多不安全的因素。但这种共同命运的理念,由“一带一路”相连的共同命运,人们由此共同成长,共同发展,合作共赢,这是可以提供的一个答案。 对于“一带一路”,我们必须向人们展示,沿途所有人都将受益,这才是“一带一路”的概念。这与以往不同,过去,一条道路只是有利于起点和终点,他们从起点出售货物到终点,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在整个沿途的人民身上,断点很多。但“一带”和“一路”是沿途每个人都能做出贡献的走廊,我认为这是一种用共同利益把人们联系在一起的理念,大家可以看到共同的命运。让我们回到“共同命运”这个理念,它不是从这里或那里的某一点开始,而是一个系列,一个经济带和道路组成的网络,在海洋和陆地上涉及和覆盖广大的地区。 在过去,中东的部分地区被绕过了,但根据“经济带”的想法,中东地区不会被绕过,它们将与陆上和海上的主要通道相连接。我认为我们应该去推广这一点,呼吁停止相互战斗,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未来,共同的命运。我认为习主席一定也是这样想的,那就是每个人、每个家庭、村庄、社区和他们的国家,都有同样的梦想,那就是人们可以没有痛苦,没有战争,没有死亡,可以有工作,有收入,老年人有社会保障系统,所有的资源配置不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为了当下赚钱,而是为下一代保留资源环境。所以这是一个为了所有人的共同命运、共同利益的共同概念,我认为这是一个必须现在推广的新想法。 陈建成:您说得很好。但同时,我们也看到,在近两年,我们采访了“一带一路”沿线不同国家的许多领导人,包括尼泊尔、印度、土耳其、柬埔寨、老挝等等。我们采访他们是为了解释“一带一路”、了解他们的需求,也许他们对中国的政策有不同的理解。我们实际上已经发现,很多国家加入了“一带一路”的倡议,但在与中国政府签署了协议后,他们推迟或取消协议,这种情况在沿线国家还不少。那么,您如何评论这种现象?

下沉互联网:生活服务在三四五线城市的发展潜力MWC 2019:中国电信与华为发布BJIC创新成果传谷歌开发安卓面部识别系统 与苹果Face ID类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