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牛业主委员会的停车之痛

2019-03-08 15:51:42 来源: 昭通信息港

沈阳“牛业主委员会”的停车之痛

沈阳“牛业主委员会”的停车之痛

位于沈阳三好街地区的艾特国际花园的业主委员会(以下简称业委会)成立未满一年,便从房产开发商手中讨回价值400万元的物业资产。

不仅于此,它也是沈阳自主招聘物业公司的家业委会,被许多业界人士戏称为“沈城牛业委会”。

即便如此强势,艾特业委会仍然面临物业社区普遍存在的停车之痛。如何解除车位紧张带来的管理混乱?业委会、物业公司、房产开发商在地下停车场上的三方博弈,至今仍在僵持中寻求一条走出困局的路径。

今年2月1日正式实施的《辽宁省物业管理条例》,进一步明晰了业主在物业园区的主体地位。新条例能否解决老问题?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停车难的社区问题正在向社会蔓延。

“我们曾告诉物业保安,电梯就停在一楼,不要下到地下停车场。必要时,把停车场的电给断了。”

艾特业委会委员薛斌坦言,为讨要地下停车权,他们迫不得已也动用过“非常手段”。

【包括园区地上停车场、楼体广告牌、业主公共设施用房等。如此大规模的维权,在沈阳业委会中堪称之】

刘巍巍,应届大学毕业生,今年初受聘为艾特业委会日常办事员。

“您找周经理,还是薛经理?”因业委会的11名委员中有9人是私营企业主,她习惯把领导们称为“经理”。

“900余户业主中,至少六成是在三好街有买卖的老板。”当年时任中科院社区主任的刘淑英见证了艾特业委会的诞生。2006年11月6日,以691票同意、1票反对、4票弃权,超业主总数三分之二的表决结果,通过《艾特国际花园业主公约》、《艾特国际花园业主大会议事规则》。与刘淑英一起,南湖街道办的张长春、和平区房产局小区办的李川以及房地产商代表陈阳,成为表决的监票员。

刘淑英认为,艾特业主多是精明的生意人,涉及自身利益的事,丝毫也不马虎。薛斌向表示,业委会成立时,艾特开发商依然把持着园区的物业管理。

“业委会成立不久就与开发商展开多轮谈判。”业委会副主任周健负责业委会的具体事务,他也是委员中奔波的一位,“没工资、耽误事还浪费钱,这是个苦差事。”

2007年5月24日,银基物业、隆德兴物业、艾特业主委员会召开“三方会议”。会议达成共识:银基和隆德兴在6月15日交接完毕,随后开发商的银基物业撤出。会后,业委会相继从开发商手中讨回400多万元属于业主的物业资产,包括园区地上停车场、楼体广告牌、业主公共设施用房等。

“整个产权交接过程相当规范,也相当透明。”李川认为艾特业委会完成了一次壮举,“如此大规模的维权,在沈阳业委会中堪称之。这为想要维权的广大业主打造了借鉴的范本。”

“三方会议”不仅终结了开发商对园区物业的把持,也成为一个里程碑:继任者隆德兴物业是艾特业委会招标上马的物业公司,这也是沈阳家由业委会以招标形式雇用的物业公司。

讨回地上停车权,艾特业委会可谓初战告捷。但地下停车场使用权依然由开发商把持,车位紧张现状只是暂时有所缓解。

【开发商把地下停车场当作“自留地”;业主称,开发商当初承诺有地下停车场】

“艾特白天人车川流不息,过了18时,亮灯的就那么稀稀落落几户。小区过道和白天没啥区别,塞了满满登登的机动车。”目前负责艾特物业的贺维臣经理一语点破园区管理难的瓶颈:地处三好街百脑汇电脑城后身,艾特的居民大多是私营业主和在此租房的打工族。

2008年6月,帅星物业中标进驻艾特园区。比照物业服务的其他9家小区,总经理王晓峰很快意识到,接了个“烫手的山芋”。

“商住两用,艾特业主有的一家就有五六辆车。而且园区也停放了许多百脑汇的车。”王晓峰将地上停车规则分为两部分:每户业主,一个免费车位;外来机动车与业主的其余车辆,每个车位日收取3元管理费。

与王晓峰“车位紧张与开发商遗留的地下停车场问题无关”的解释不同,业主张芳(化名)将症结归为开发商遗患———规划中的地下停车场挪用做仓库,以致原本停在下面的车堵塞了园区。

“很多业主将讨要地下停车权的声音汇总到业委会,我们压力很大。”业委会成员陈殿财认为,围绕地下停车场问题,开发商、业委会,甚至夹在中间的物业公司再次展开博弈。

薛斌形容,地下停车场博弈于2008年8月达到高潮。因业主举报,艾特地下停车场因挪用仓库存在严重消防隐患,消防部门及时赶到现场进行排查,并在一段时间内禁止货物搬运,开发商留守的物业管理人员必须接受一个月的消防培训。

而开发商留守艾特的负责人许杰也承认,售楼宣传时地下是停车场,但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防空法》,地下停车场作为防空设施,所有权属于国家;而平时的使用权应遵循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业主无权干涉开发商的这块“自留地”。

“艾特园区地面多能停260辆机动车,而地下可以停放300余辆,但实际上只有27个车位。9000多平方米的停车场就这么浪费了。”张芳指出:地下一个车位每月只能收300来元物业费,一个同等面积仓库能收1000余元租金。开发商想的不是业主利益,而是牟利。

而物业公司也向大倒苦水。“很多业主以园区混乱、车位紧张为由,拒交物业费。”对收上来60%物业费,王晓峰都没有十足把握,如果达不到物业总收入的80%,公司在艾特等于“白玩了一年”。

“业主只是让开发商兑现卖房时关于地下停车场的承诺。如果当时告诉我们,下面不是停车场而是租给外人的仓库,我们不会买他家的房子。”张芳直言,如果业委会在这件事上不够强势,不排除召开业主大会进而重新选举委员。

友发镀锌方管
防水工程公司
砂浆输送泵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