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宁街18号1

2019-04-08 13:49:04 来源: 昭通信息港

故事大全发布恐怖小说、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短篇集,让喜欢鬼故事的读者在这里带入感受到不一样的诡异,篇幅较短适合想快速阅读完鬼故事的朋友,快来看永宁街18号(1)

每座灯火辉煌的城市背后,都有一两处清理不干净的死角。比如永宁街18号

这是一栋破旧不堪的民国建筑物,据说是一位县令置的别馆,住着他的三姨太和两个使唤的丫鬟牙科材料品牌

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三姨太在快临盆的前几天突然上吊自杀了。

听院里的老人说,三姨太自杀的那天,雨下的异常的大,电闪雷鸣。打开门的一刹那,突然刮起了大风,她披落的头发就那么直直的朝前来收尸的人飘去,惊的见惯了场面的男人们都忍不住打颤,直冒冷汗。

后来,伺候三姨太的两个丫鬟都疯了,满大街的跑,逢人便说三姨太是冤死的,有鬼。

关于永宁街18号闹鬼的传闻,永宁街的常住居民是深姓不移的。

每当有外人来永宁镇,大家都会时间告知,千万不要去永宁街18号,那是栋鬼屋。上了年纪的阿婆甚至会趴在你的耳边悄声的说,不信的话,你可以在某个打雷闪电的晚上亲自去看,那时三姨太的背影准会出现在三楼的房间,穿着那件她的大红色丝绸睡袍,斜依在窗户边,拿着木梳,慢悠悠的梳着头发。

这样的画面不知道吓哭过多少孩子。

久了,永宁街18号成了大家的禁忌,连刚刚懂事的孩子都知道不去那里玩耍。

就是这么一栋大家避之如瘟疫的鬼屋,却住着两户人家。

双胞胎姐妹,小昙,小云,还有他们的发小石彦。

林家姐妹长的很漂亮,偏偏生在这么一个家庭,想和正常孩子一起成长都难。每次看到这对姐妹,大家都无比惋惜,特别是在她们的妈妈在几年前出去打工,却在也没回来后。

但是,即使这两孩子处处惹人怜爱,镇上的大人还是不许自家的孩子靠近她们。不是大人狠心,也不是因为她们住在永宁街18号。

而是,镇上长寿的老人们见到她曾说过,这对双胞胎姐妹和死去的三姨太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连那种忧郁的气质都很想。

除了林家姐妹外,永宁街18号,还有一户人家,石彦和他的爷爷奶奶。

阳光仿佛从来没有在16岁的石彦脸上光顾过。石彦妈妈在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爸爸伤心过度,在他满月的那天,上吊自杀。

说不清楚是蓄意还是巧合,那天正好下着倾盆大雨,石彦的爸爸就那么静悄悄的悬挂在木质屋梁上。

奶奶受不鸟接二连三的刺激,发了疯,爷爷觉得石彦是个灾星,对他非打即骂。

同病相怜的三个人,从小形影不离,像一家人搬,特别是姐姐小昙和石彦。

那是个星期六的早晨。

小昙像往常一样来石彦家做作业,她礼貌的像座在门边自言自语的石奶奶打了声招呼,准备进门。

神志不清了几十年的石奶奶突然疯狂的像小昙扑去,离我孙子远一点。

石彦眼见小昙的脸的脸都要被奶奶抓破了,才回过神来,奋力包住奶奶。离我孙子远一点,奶奶还在拼命的挣扎着,石彦望向呆立着的小昙,想让她趁乱离开。此刻的小昙嘴角微微上扬,笑眯眯的看着乱作一团的两人。她整个人忽明忽暗,看上去像个影子。

石彦觉的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小昙走后,石奶奶渐渐平静,回复了往常的神态,没事人一般自言自语。

奶奶,石彦蹲在奶奶脚边,像小时候那样把头枕在奶奶的膝盖上,房间里安静的有些可怕,石彦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

就在这时,他好像听到有人对他说,孩子啊,离那个冤魂远一点吧。

是奶奶的声音顺德专业舞狮团队
,没错,如此调理清晰,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石彦抬起头,想确定刚才听到的究竟是真的,还是幻觉。他仔细的看垂着头的奶奶,她神态安详,鼻息轻缓,已经开始打盹了。

有些事情,科学无法解释。

石彦本打算把这件有点诡异的事情调查清楚,可是另外一件事情耽误了他的侦查,那就是林家姐妹再有半个月就过生日了。

石彦在帮人送报纸的基础上又多揽了一份送牛奶的工作。每天凌晨4点半,他就开始挨家挨户的送牛奶,一家提成5毛钱,一天50家,25块钱。石彦数着手中的铜板,好像小昙一直想要的帆布鞋已经到手了,当然,还有小昙的小熊公仔。

沉浸在喜悦和兴奋中的石彦,怎么也想不到,他的生日礼物制造出那样的灾难。

在林家姐妹生日的第二天,石彦送完牛奶回家,看到小云披头散发的蹲座在大门口,她身后徘徊着一层灰蒙蒙的阴影,好像随时要将她淹没。

见石彦回来,小云快步冲上去,抓住了他的手腕,就好像快死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搬。姐姐不见了。昨晚,因为礼物的事情,我们吵了一架,眼见着她冲上了三楼,我去追,结果根本抓不住她。

你说什么,石彦没听懂小云的话。

我追过去了,结果,我抓不住,她的身体是空的。小云开始语无伦次,好像跑的不是姐姐,是个影子。她从木门穿了进去,你知道的,门锁重来没开过,她竟然能进去。

石彦听小云絮絮叨叨的说着,他知道着是真的,影子一般的小昙,消失了。

小昙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警察打开了3楼的门,里面除了成堆的蜘蛛和灰尘,什么都没有。

石彦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不给姐妹俩买一样的礼物。

他的本意分别送他们喜欢的礼物手机牛魔王捕鱼
,各取所需,没想到小云误会石彦偏心,给姐姐买了帆布鞋,而自己的却是烂大街的毛绒公仔。

礼物的价格等于喜欢的程度,小云固执的认为,于是,悲剧发生了。小云越想越难过,她后悔自己的小性子还了姐姐。

案子进行了一个月里不出任何头绪,没有任何进展。

小昙失踪后,小云就不正常了。

俩姐妹虽然长的的很像,但是小云脸上有快巴掌大的暗红色胎记,妖艳,突兀。小昙失踪后,小云脸上的胎记也消失了,但却不是完全看不见,而且时有时无。

其次,每当和石彦说话,她脸上就会出现大片大片的皱巴巴的纹路,这样的变化不算长,大概几分钟时间,但是过程却是异常痛苦。

天花板上的吊扇慢悠悠的转动着,发出咯吱咯支的声响,惹的人心烦意乱。小云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慢是雪花点的彩色电视剧,一言不发。

木质的双人床上,任然摆着两点枕头,两床棉被叠的整整齐齐,床边石彦送小昙的帆布鞋赫赫在目,大红色,血淋淋的鲜红。

像被人狠狠揉搓过的纸一样的纹路一褪,心底立刻窜上一种剥掉一层皮似的感觉,撕心裂肺的疼,她知道,姐姐生气了。

你到底是谁,眼前的一切让石彦有发疯的冲动。

小云痛苦的抓着头发,眼神涣散,我也不知道我是谁。

永宁街18号(1),吓到你吗?我们每天更新鬼故事,所有鬼故事都可免费阅读,喜欢本站记得告诉您的朋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