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轨迹全文阅读

2019-06-27 12:25:10 来源: 昭通信息港

  某一个夜晚,某一个白天,在同一个星球,不同的地方。无数能够超脱世俗的生物在这一刻,不由得同时抬头眺望。远方……很远很远的地方,突然爆发出一种令人恐惧的气息,纯粹的黑暗遮住了阳光,同时也暗淡了月芒。  欧洲,雅典上的圣域,教皇抚摸着占星楼上岁月侵蚀的护栏,目光深邃,遥望天空。手上无意识的摩擦着檀木护栏,一下又一下。  “教皇陛下,属下感受到了阿布罗狄大人的小宇宙发生了剧烈地动荡。”教皇的身边是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胖子,颔下的两叶胡须,在微风的作用下,深蓝颜色如海洋般波动。  教皇没有回答,只是手下摩擦的更紧了,目光继续望着南海岸的天空,仿佛那里有着他想要更加深刻的答案。  五老峰,老头终于难忍寂寞,居然在悬臂崖上拉起了鱼竿,在瀑布洗了哗啦的荡漾下,抽风般的钓起了鱼。远方的变化并没有打扰他沉醉的娱乐。只是身后走来走去的春丽更像是热锅上跳动的蚂蚁,展现出内心的焦虑却又不敢离身而去。  冬木市,教堂外。  迪斯马斯克一只手已经搭在了沉重的木门上,只是目光停留在了动荡的天际,片刻的愣神下,迪斯收回了目光,当他再次抬起的时候,望着是眼前的木门,那个将要推开的世界,那个朝思暮想的记忆。  大门渐渐的敞开,烛火的光明喷射而出。红色的地毯铺开而来,从舞台上一直铺到了门口,迪斯马斯克望向红毯的尽头,黄金色的圣杯雏形下,有一道靓丽的白色身影发出灿烂的光芒。  高贵不失温柔,纯洁不失妩媚。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相信你能达到这里。”金色的荣光笼罩白色的衣衫,光芒越来越亮,白影越来越淡。  “为什么?!”沙哑的声音中透漏着迷茫。  一个呼吸间,迪斯马斯克的身影瞬间来到了舞台前,黄金色的铠甲上还有些不曾擦去的血莲花。  “你用半生温柔相濡以沫的陪伴我,等待我;我又怎么可能让你输。”白色丽人的容貌渐渐的变得模糊。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  “痛苦的童年,不及今生的温柔;失去你!我将失去整个世界,我不想你活在我余生的回忆中!”迪斯马斯克伸出手颤抖的向前摸去,他的声音竟有些哽咽。  “对不起,迪斯,我堵上了你心底的温柔。你应该变的更加强大。强者是不需要爱情的。”模糊状态的爱丽伸出了手,划过男人的指肚,渐行渐远的声音越来越是弱。  “我抛弃了情,你抛弃了过去……”低声的诉语随着光芒暗淡而去。  “不!”迪斯马斯克恍若疯狂,合身扑去,穿过去的只是消逝的身影,指肚碰到的却是冰冷的圣杯,这一刻圣杯终于成型了,不在是那种雏形的烟雾状态,黄金色的酒杯,里面逐渐的蓄满液体。  深红般的颜色,像血液般深邃,一片红海……有Lancer的,有Caster的,有Assassin的……,血红反射出一座巍峨的雪花般笼罩的城堡。  雪地、枯木、还有飘飘的雪花,在血红的笼罩下,总是给人一种夕阳西下的感觉,迪斯马斯克愣愣的站在雪地里,他的视野,他的注意力都被眼前的小小人儿所吸引,那是上天恩赐的宠儿,雪花中飘落的精灵,他的血脉延续……小伊利亚。  伊利亚在雪地上自由自在的玩耍,这一刻,这片天地仿佛就属于她一个人,她再也不同因为“圣杯战争”躲在冰冷的古堡里了,她开心了,她快乐了。  正当迪斯马斯克全神贯注的沉浸在这美好的画面里,后背处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温暖,柔软的身子轻轻的抱着男人的蜂腰。吐气如兰的话语软软的在男人耳边缠绕。  “看呀,迪斯,我们的愿望实现了,我看到了姐姐、伯父和伯母。”  男人一愣,喃喃自语“爱丽丝菲尔!”  他猛然的转身,引入眼帘的是爱丽充满爱意水灵灵的大眼睛,但是爱丽的身后却站着一群意想不到的人。朝思暮想的愿望,回到温暖的港湾。那是家人存在的地方。  姐姐潘多拉,父亲还有母亲,甚至还有管家静静的站在爱丽丝菲尔的身后,后面的古堡也发生着变化,悄然的变成了新天鹅城堡。  只不过姐姐居然是孩提时代的身影?!脑海中稍一迟疑,迪斯马斯克的目光就被父亲满事威严的脸孔所挡住,还有管家慈祥的面孔,是母亲慈爱般的眼神,那种眼神中少了一种难以寓意的光芒,那种透过天际的明亮,迪斯马斯克依稀记得,当初在西西里庄园的时候,他正是在那眼神中看到了天际巨蟹星云的白雾团。  “迪斯,你的愿望实现了,以后我们再也不分离,永远不分离,永远……”爱丽的眼睛仿佛能滴出水来,她温柔的抚摸着还沉浸在家庭温暖的男人棱角分明的面孔,指肚轻轻的划过男人的脸颊,身子轻轻的挨了上去,接着双手紧紧的抱着那具强有力的身躯,仿佛在验证她刚才的誓言。  女人抱着男人,身体的接触处却发生着少许的暗淡,一丝丝污泥正在交接处渗出,同时并发的还有苍蓝色的光芒。  “积尸气~鬼苍炎(  PraesepeDemonicBlueFlames)”  苍白色的火焰覆盖到相互依偎在一起的温柔,甚至向四周蔓延,仿佛要吞噬这整个世界。  “混蛋,你个畜生!”那是老侯爵父亲的声音。  “少爷,你疯了么?!”那是管家的声音。  “孩子,你不要后悔呀!”那是母亲的声音。  “为什么,我们在一起生活不好么,为什么要拒绝我们。”身体中逐渐被污泥所污染的爱丽丝菲尔望着身上泛起的火焰不解的问道。  “适可而止吧,圣杯……你这种东西居然还有思维~”沉浸温暖中的迪斯马斯克脸色慢慢的变得刚毅,眼中不在流露出那一抹温情。  “你知道了?你是怎么发现的。”爱丽丝菲尔脸色也渐渐变的冰冷了,她疑惑的问道。  迪斯马斯克神情不变道“潘多拉的身影是几十年前的模样了,恐怕到了现在你也不知道她长的什么样子,只能根据我思维中模糊的记忆进行投影建模。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但这不正是你想要的温暖么!为什么要拒绝呢,为什么要拒绝圣杯?!让我们融为一体不好么?”道破了假象后,爱丽丝菲尔如疯如癫的说道,眼眸的温情被疯狂所取代,身体上的泥化越来越沉,越来越暗,仿佛想要实质化的扑灭身上的火焰。  “圣杯呀,人格都要没有了,这是人存在的意义么……哈哈哈……一切都适可而止吧,把我的爱丽丝菲尔还给我!”刚刚才克制住情绪的迪斯马斯克仿佛被爱丽丝菲尔表情所刺激,眼神中闪过一丝血红。  刚刚才有些发蓝的火焰变的更加苍白,冰冷的寒意铺天盖地的向四周而去,火焰未到,寒意早已深入骨髓。吞噬了想要扑过来的爱丽,湮灭了四周的家人,在伊利亚的呼叫中彻底的从圣杯勾勒出的幻境中跳出。  身边的场景又恢复到了教堂宏伟神圣的大堂,红色的地毯如血红般渲染这一切。  迪斯马斯克静静的站在一边,耳边仿佛还能响起伊利亚呼喊着爸爸的声音,还有爱丽丝菲尔那滴血般疯狂的诅咒。  另一边,由于内部被鬼苍炎折腾够呛的大圣杯开始溢出带火污泥来缓解内部的压力。  门口,一口大剑处在了那里,王终究会完成她曾经的誓言,深厚沉重的铠甲下包裹的是一个娇小的身影,而那小小的身影后,却留下一连串玫瑰红般的脚印……  

葫芦岛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绥化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周口治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