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齐家治国救气候

2019-07-12 16:42:16 来源: 昭通信息港

192个缔约国认同气候变化大会官方草案192个缔约国认同气候变化大会官方草案

家住河南省镇平县彭营乡李金庄村的徐雅洁老人,不知道在欧洲城市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不过,91岁的她确实感到“现在的冬天不如过去冷了”。她的孙子告诉她:“这是气候变暖造成的,不是咱们一个村的事儿,对全世界的老百姓都有影响。”

12月7日到18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哥本哈根举行。开幕式上,来自斐济的女孩泣不成声。她的家乡和马尔代夫等岛国因为海平面上升,未来可能消失在海底。

一直在哥本哈根会场近距离观察的北京大学教授吕植对中国青年报说:“不要以为气候变化只对南极的冰、北极的熊有影响。其实,气候变化可能影响你家的老人,你自己,甚至你的下一代。”

12日,中国国家气候中心副主任罗勇在哥本哈根说,目前全球各种极端天气事件大多已在中国出现过,21世纪中国极端高温事件可能更为频繁。他说,近百年中国平均气温升高了1.1℃,比全球平均升温(0.74℃)要高;近50年,我国区域极端天气事件的频率和强度发生了明显变化。

“修身,齐家,治国,救气候”

“万人会程进行一半,数万人游行持续半天。修成的结果是,两份官方草案出台,等待各国部长级官员先完成“填空”作业,在17~18日由各国总统总理完成“答卷”。

——这是在迄今重要的全球气候大会的速写。在这次大会上热闹的是丹麦历史上的游行。

“修身,齐家,治国,救气候”,12月12日,这样的中文标语出现在哥本哈根的街头游行队伍中。这天被称为“全球行动日”,数万人走上哥本哈根的街头,向“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施压,希望各国政治家在这里早日达成协议。

来自中国的青年代表和民间环保人士也走在游行队伍中。民间的“中国青年代表团”成员王悦悦说:“我们的口号包括‘中国青年加入世界’,‘生存不容谈判’,‘没有其他路,现在就行动’,‘救救京都协议书’等。”

这些游行队伍聚集在会场外面,点燃蜡烛。联合国负责气候变化的官员和游行代表进行了对话。

中国代表团副团长苏伟答中国青年报问时说:“每个人都有自由表达的权利,所有人都应该尊重其他人的权利。但是希望在会场内抗议的声音不要太大,别让声音干扰了谈判。大家共同的目标,就是让人类有更好的生活。”

在哥本哈根会场现场,中国官方展台散发的资料里说,中国政府希望“中国公民社会在气候变化这个议题上发挥监督作用”。

丹麦警方说,参与周六在哥本哈根游行的人数超过10万人,其中近千名有街头暴力的人遭到警方逮捕。

官方“草案文本”已得到192个缔约国家认同

12月11日上午,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产生了官方草案文本:《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称《公约》)长期合作行动计划的“主席草案文本”,以及《京都议定书》修正案的“主席草案文本”。《公约》长期合作行动计划的主席草案只有7页,《京都议定书》修正案的主席草案为27页。

国际民间扶贫与发展机构“乐施会”专家苏培建现场评价说:“从过去的200多页文件,到现在的10页左右,说明共识集中浓缩,这是两年来多轮官方讨论的成果,也是一周谈判的成绩。”

接近中国代表团的人士分析,这两份官方的文本草案,对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有两个亮点:,他们坚持的“双轨制”得到了确认。“双轨制”,是指气候变化谈判同时在两个“轨道”进行,由两个特设工作组负责具体谈判。个轨道,《京都议定书》不涉及美国,但过去的协议要继续保持;第二个轨道,包括美国在内的192个《公约》的缔约国。

这种谈判方法,对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有两个好处,一方面可以使《京都议定书》的成果继续保持;另一方面,通过《公约》长期合作行动计划,把美国拉上了应对气候变化这个“牌局”。

对中国而言,草案的另一个亮点是,发达国家的减排目标都较预期的积极。

不过,对于发达国家应该提供的资金支持,文本草案目前没有写上具体数字。而且,修改后的公约是否具有法律约束力,公约也没有明确。

乐施会气候变化项目官员李宁说:“大规模、固定地支付给发展中国家资金是协议成功的关键。气候资金支持对于能否形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协议至关重要。这样才能保证在穷国付诸真正的行动,它要求发达国家现在必须采取措施。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法律协议,而不是一再拖延。”

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希望能够有一个有法律效力、能执行的文件。中国气候谈判大使于庆泰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专访时说:“不管它叫什么名字,实质内容比名字更重要。”他说中国代表团坚持三点:1.这个文本要坚持公约框架;2.必须保障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权;3.发达国家承诺的技术资金要到位。

主持此次气候变化大会谈判的会议主席、丹麦气候和能源部部长康妮·赫泽高(Connie Hedegaard)说,各方目前已经有了在哥本哈根达成协定的政治意愿,但这是不够的,还需要有解决问题的方案。

联合国气候官员德波尔表示,发达国家需要确立较高的减排指标,并在给予发展中国家强有力资金支持的同时,也让后者广泛参与到减排行动之中。他指出,考虑到时间等因素的限制,恐怕难以指望此次在哥本哈根就形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详尽文本。而各国部长也认为,要完成这些工作,“可能还需要6到12个月的时间”。

气候变化谈判会场多是公开的”阳谋”,难有什么秘密。这两份文件初仅向各缔约方的政府代表提供,但是“主席草案”迅速出现在许多环保组织和媒体人士手上。

拿到的“主席草案”中有大段空白有待填充;案文中多处给出选择项,好比选择题。选择题中多个选项并存,说明各方有严重分歧。例如,关于2050年的长期愿景,包括中国在内的多数国家,多认可到全球增温不超过2℃的说法,小岛国联盟和一些不发达国家则希望不超过1.5℃。再如,对于发达国家2020年与1990年相比的碳减排目标,就有25%至40%、30%、40%和45%四个选项。

从本周一开始,会议进入部长级谈判。吕植教授说:“填空的事情,交给部长们辩论了。”

“丹麦版本”和给图瓦卢的掌声

官方的“主席草案”文本出台,让此前的各种版本变成了过去时。

此前亮相的,有备受争议的“丹麦版本”草案协议,中国和印度等“基础四国”制定的“北京版本”,以及小岛国联盟提出的图瓦卢议案版本等。

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国际项目专家希特(Heather en)说,“丹麦提案”被媒体炒过火了。事实是,这个文本当然有,但“泄露”出来的早已不是版本了。

“并且,丹麦作为大会主办国预先草拟一份协议文本,这是联合国会议的常见做法,不是什么丑闻。发展中国家对其内容的强烈不满是引发戏剧冲突的原因。”希特说。

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在会议开幕天,针对中国的吹风会上就公开承认:“与其被动地等着让别人提出文本,我们为什么不能提出一个相应的东西?”他说,发展中国家集团和中国一直主张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之下谈判,不希望在这个谈判过程中有干扰。

解振华提到的“北京文本”在丹麦当地时间12月10日,被法国《世界报》披露了全文。

这个“北京文本”由中国、印度、南非和巴西,即“基础四国”(这四个国家的英文首字母可组合为英文单词“基础”,BASIC)于今年11月下旬在北京进行磋商时制定,又名“基础四国文本”。

在“北京文本”草案中,全球温度增加不应超过2℃的科学观点得到了认可,但并未将其明确规定为上限;继续强调《京都议定书》的作用;对没有加入《京都议定书》的美国,则规定其减排承诺应与其他发达国家具有可比性。

代表39个小岛国联盟的图瓦卢在会场提出了“图瓦卢文本”。图瓦卢文本主张,全球的温度增加上限为1.5℃,而不是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建议的2℃。倘若该案文被接受,各国需要采取超乎寻常的减排措施。这被称为“发展中国家不是铁板一块,开始分裂”,中国和发达国家一起成为“图瓦卢文本”开火的对象。为此全会停了很久。

经过多天的会后斡旋,全体会议重新开始进行,图瓦卢首席谈判代表、澳大利亚律师弗莱刚发言就几度哽咽。他说:“我们提出法律文本,不是玩法律游戏,而是为了生存。我早上醒来后忍不住哭泣,是为图瓦卢人民的命运担心。”他的发言引发会场长久的掌声。

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国际项目专家希特说,上周谈判的争议是围绕“图瓦卢提议文本”展开。

图瓦卢为首的小岛国联盟要求建立工作组起草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类似于京都议定书的法律效力),并希望在哥本哈根会议结束前完成。美、中、印、欧佩克(石油输出国)不同意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各有其原因。这个难题交由主席国丹麦和少数成员组成的高层会议解决。

周六,大会主席赫泽高说,图瓦卢提出的一份案文并没有被各方接受,接下来几天中将不再对其进行讨论。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周五在代表团发布会上强调,不管终形成什么样的文本,都要考虑到发展中国家,尤其是脆弱国家的需要。

从本周开始,哥本哈根大会进入艰难的一周。世界各国的部长和政府首脑的到来,让主办国丹麦加强了安全保障。丹麦老太太Bodil担心的是,我们丹麦从不警车开道,外国首脑来了怎么办?

贵港的专科医院治性病
自贡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中山三乙医院哪家好
常德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