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倾天华全文阅读

2019-06-27 17:24:49 来源: 昭通信息港

    “找到小姐了没?”  安少钦本以为安卿言不过是出门散散心而已,但是问了管家,才发现她根本一个仆从都没有带走。  已经近乎一个月了,安卿言走得静悄悄的。  听府上的下人说,安卿言自他大婚的第二日便出门了。  他不明白安卿言为何要出去。  “夫君,找到卿言了没?”  安少钦侧头看去,却发现是新婚妻子。  “若若,卿言她一个女孩子......”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若若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安卿言一个女孩子,漂泊在外,怎么可能放得了心。  “她可曾留下什么书信?”林若若在嫁过来安府之前就知道有安少钦有这么一个养女。  说实话,她并不喜欢这个养女,她也是女人,女人的心思都比较细腻。  安少钦看不出来,但是不代表她看不出来,安卿言对安少钦的情意。  即便安卿言自认为已经隐藏得很好了,可是她依旧是看出来了。  安少钦娶了她,估计对安卿言来说,是一件特别让她无法忍受的事情吧......  如果他们不是因为安少钦,也许她会同情安卿言。  “书信?”安少钦微微一怔,忽然像是想到什么,急急忙忙往安卿言的卧房奔去。  安少钦在安卿言的首饰盒里面发现了一封信。  信上依旧留有余香,淡淡的墨香此刻却让他的心情莫名地觉得烦躁。  他想过安卿言会离开他,但是没有想过这一刻来得那么的快,心里仿佛有什么缺了点什么,空落落的。  信上的字不多,但是每一笔一划都是那么的清晰。  “若非义父的收养,卿言也没有后来的这十年安稳日子,卿言感恩,但是卿言终究不属于安府,卿言想去寻生身父母,勿念。”  “如何?”林若若进来的时候,安少钦正拿着一张纸出神。  “你看。”  安卿言她......大约是知道自己以后......  林若若不胜感慨。  安卿言终归是一个好女孩。  而此刻,另一边的安卿言却是另外一个光景。  安卿言虽然离开了沈夜,但是她却时不时打听着关于沈夜的消息。  沈夜要又上战场了。  边关出现了一些动乱,来势汹汹。  当今圣上一道圣旨下来直接送往将军府。  沈夜虽然是战神,但是他同样也是一个普通人。  他的腿伤......安卿言根本就放心不下。  她也是偶然得知沈夜有着严重的腿伤,虽然皮外伤已经无碍,但是里面的筋骨却是......  “小姐?小姐!”青砚见安卿言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忍不住出声叫唤道。  “嗯?怎么了?”  “小姐,你怎么不吃了?”  安卿言手中的面早就已经冷掉,甚至有一些被她无意间用筷子给搅拌得烂烂的。  “青砚,你说我是不是太水性杨花了?”安卿言放下手中的筷子,眼帘微微低垂。  青砚闻言,微微一怔,但是随即便明白了过来。  她不仅仅是安卿言的贴身侍女,同样也和安卿言亲如姐妹。  她知道安卿言的很多心事。  她原本也以为安卿言会顺利成为安家的下一任少夫人,可惜却没想到的结局却出乎意料。而遇到沈夜,对于他们来说,又是另外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安卿言是开始在意沈夜了么?  其实,在青砚看来,安卿言跟安少钦并不适合,不仅仅因为她是他收养的,还因为安少钦一心在朝廷,对安卿言的关心终究是少之又少的。  青砚更希望安卿言和沈夜会有好结果。  “小姐,顺着自己的心意走,好吗?”青砚微微按住安卿言的手,看着安卿言微微有些消瘦的脸庞,心里带着点疼惜。  即便安卿言那么喜欢安少钦,可是善良的她也还是默默地退出了。  这就是青砚心疼安卿言的一点。  太懂事了,懂事得让人心疼。  “青砚......”安卿言眼眶里一片晶莹。  她是不是一个坏女子,为何心意变化如此快......  沈府。  “安排得如何了?”  “回禀主子,已经安排妥当,只等明日出征了。”  沈夜早就知道自己会再次踏上边关之旅,但是没想到来得那么快。  “卿言现在在哪里?”  “安姑娘回来京城了。”  沈夜诧异,“嗯?”安卿言回来做什么?  沈夜从来没想过要放弃安卿言,也开始一步步设局,只是安卿言这一步却出乎他的意料。  她怎么突然决定回来了?  “卿言!”  安卿言兴致索然地将手中早已凉透的面条推开,打算就这么草草解决了自己的肚子,却突然之间听到了那一道熟悉的声音。  安少钦......  安卿言抬眼望去,记忆中的脸庞和眼前的脸渐渐重合在一起。  “义父。”从前不肯叫出的称呼,此刻却轻而易举地出了口。  “你跑去哪里了?!”安少钦派了大量的人手打听安卿言的下落,可是却没有半点的声息,就在快要放弃的时候,安卿言又再一次出现,他怎么能不惊喜。  “我......”安卿言迟疑着。  安少钦忽然的就没再追问下去,转移了话题,“回来了就好,跟我回安府去吧。”  安卿言微微朝后退了一步。  她心里莫名对于返回安府竟是有些抗拒的。  “怎么了?”  “我不想回去。”  ——啊咧,别看,我就是分割线——  安少钦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安卿言会这样离开。  “义父,谢谢你收留了卿言,此生卿言无以为报。”安卿言轻轻摇咬了咬嘴唇。  她终究是要做决定的。  安府早已不是她的安身之处了,而此刻她的脑海也不断地萦绕着另外一道身影。  尊重自己的意愿,顺着自己的心走。  青砚说得没错,她想试试顺着自己的心意来一次。  她不想自己再后悔。  “对不起。”  安卿言的脚步快速离开,也不再理会身后那道身影,直到自己的脚步停下。  这里......  冰冷的石狮子静静地矗立在那儿,一切都是那么陌生而熟悉。  “她回来了?!”沈夜原本想着布局让安卿言心甘情愿地跟自己走,却没想到安卿言竟然打破了这个棋局,提前来到了将军府。  她,是来做什么?  “沈夜。”  “卿卿!”沈夜急急而来。  “为什么是我?”安卿言眼眶里开始蕴满泪水,迟迟不肯轻易滑落。  她一直以为自己心里属于安少钦的位置不会变,可是如今却似乎不是。她会为了沈夜而担心,甚至在沈夜伤重的时候,近乎绝望。  她难道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子么,为何不过短短一个月有余,她就转移了自己的情意......  “沈府缺一个女主人。”  “还有其他女子。”安卿言的心微微抽痛。只是因为她是女子么?  “不,只能是你,安卿言,我的卿卿。”  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地往下流淌。  她无法再欺骗自己了,她是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喜欢上沈夜的,可是她很明白,她的心里除了沈夜,再没有其他的影子。  她也是到现在才完全明白,她对安少钦的情意更多的是依赖。  “卿卿,跟我去边关吧。”温暖的怀抱迎面而来。  “好。”    

合肥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秦皇岛的专科医院治牛皮癣
益阳的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本文标签: